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房中乐 > 所谓汉书言房中祠乐作辞者为『唐山夫人』纯属虚构

http://hosterware.com/fzl/189.html

所谓汉书言房中祠乐作辞者为『唐山夫人』纯属虚构

时间:2019-09-18 10:58  来源:未知  阅读次数: 复制分享 我要评论

  签到排名:今日本吧第

  本吧因你更出色,明天继续来勤奋!

  本吧签到人数:0

  级以上的吧

  成为超等会员,赠送8张补签卡

  若何利用?

  点击日历上漏签日期,即可进行

  持续签到:

  天累计签到:

  超等会员单次开通12个月以上,赠送持续签到卡3张

  利用持续签到卡

  09月12日

  答复贴,共

  所谓《汉书》言房中祠乐作辞者为『唐山夫人』纯属虚构

  一、并无有『唐山』此一姓氏

  《汉书‧礼乐志》:『房中祠乐,高祖唐山夫人所作也。周有房中乐,至秦名曰寿人。凡乐,乐其所生,礼不忘本。高祖乐楚声,故房中乐楚声也。孝惠二年,使乐府令夏侯宽备其箫管,改名曰安世乐。』

  以上这段故事,于《史记‧礼书》里或《史记》其他各篇里,一个字都没有记录。反而记录于历经新莽一朝之后的东汉班固的《汉书》里。

  至于对于这个《汉书》里所说的『唐山夫人』,唐代颜师古注引东汉服虔曰:『高帝姬也。』又引东吴韦昭曰:『唐山,姓也。』其实,服虔或韦昭的说法也是他们本人的臆度之辞,无任何根据。

  并且,韦昭说唐山是姓,按,中国的姓氏,就是没有唐山这个姓,有人拿了《左传·成公十五年》:『秋八月,葬宋共公。于是华元为右师,鱼石为左师,荡泽为司马,华喜为司徒,公孙师为司城,向为报酬大司寇,鳞朱为少司寇,向带为大宰,鱼府为少宰。荡泽弱公室,杀令郎肥。』及《史记·宋微子世家》:『十三年,共公卒。华元为右师,鱼石为左师。司马唐山攻杀太子肥,欲杀华元,华元餎晋,鱼石止之,至河乃还,诛唐山。』指《左传》的任司马的荡泽,于《史记》谓之为唐山,于是谓荡泽此人的字是叫做唐山,并合理化成了后人有以先祖荡泽的字改为姓。按,这都是拿着《汉书》里的唐山夫人,因着韦昭讲是姓,于是比附之论,别无干证,并且史上再也找不到任何文字记录汗青上还有第二位姓唐山的人名,出此刻浩大古籍中。

  二、惠帝二年乃吕后主政昔时,吕后颁发了安世乐颂老公刘邦好事

  对于此一可疑而当疑之姓,汗青上还找不到有任何学者好好思索一下。并且,更瑰异的是,此位皇室祠乐作者,竟为女性,并且所谓为房中祠乐的配上吹乐的那位乐府令所其时际的汉惠帝二年,恰是吕后刚等于垂帘听政掌权的女权如日中天的日子,岂不恰是个解迷穴的罩门。

  在《史记》及《汉书》里,都一字未提到高祖刘邦有个叫做『唐山夫人』的妃子,尔后人拿着服虔的指此女性为高祖的妃子的,还有举出《汉书‧外戚传记》:『汉兴,因秦之称号,帝母称皇太后,祖母称太皇太后,适称皇后,妾皆称夫人。又有佳丽、夫君、八子、七子、长使、少使之号焉。』而指出唐山夫人,即即是刘邦的妾,也能够叫做『夫人』。但非论是《史记》或《汉书》,对于任何西汉的皇帝的妃子,在叫『夫人』之前方必挂的是姓,如刘邦的妾的戚夫人或薄夫人。没有一位妾叫夫人的,其前所挂的乃一个非姓如『唐山』的例子,故此实不合汉代礼法,则必有内情。

  《汉书》所谓汉惠帝二年时,『使乐府令夏侯宽备其箫管』,而且又改名为『安世乐』,真正汗青的面貌实不纯真。由于吕后于刘邦身后,即惠帝元年时,其子为惠帝,吕后杀掉刘邦差一点要立为王储的刘如意及断其母戚夫人手足,及弄瞎其眼与毁耳鼻,唤其「人彘」,令惠帝抚玩,令仁慈的惠帝悲伤欲绝,对吕后言:『此非人所为。臣为太后子,终不克不及治全国。』于是『孝惠以此日饮为淫乐,不听政』(《史记‧吕太后世家》)。惠帝于元年就不睬朝政了,因而,此所谓改名为『安世乐』,而『令』乐府令备吹乐的,必乃惠帝二年刚当政之初的吕后。

  但如照伪史充溢的《汉书》内此段《汉书‧礼乐志》相关房中祠乐的记录,亦非完全准确。『唐山夫人』就是一个不具有的名称。而所谓《汉书‧礼乐志》里所载『安世房中歌十七章』,若是详查内容,亦非一时一人完成。亦即,到了班固至东汉所见到的所谓『安世房中歌十七章』的十七首歌曲,于惠帝二年时,并未有十七首,即便有部份,歌辞亦并不成以或许证明即《汉书‧礼乐志》完全不异的歌辞。

  并且,房中歌以作者为夫人者,吾人认为此乃是吕后当政时颁发房中歌。而不管是哪一位辞臣或乐师所写辞,最初必然归美于主上,一如汉武帝时的郊祀歌十九章,依《史记》所载,是汉武帝所写;到东汉班固《汉书》,伪改为找司马相如等写歌辞。但郊祀歌一部份出自武帝的辞,但一部份则是李延年所写或取自此中山乐师本营的谋生所用收集自古的祭祀六合的歌辞,如内中称『邹子乐』的便是先秦到西汉间燕赵方士之辞。十九章郊祀歌不全出自汉武帝,都归美给皇上,此吾人考于〈『汉武帝立乐府』系班固《汉书》及刘歆虚构之伪史〉一文内了。而吕太后当政时,此时出炉的『安世乐』,应是作者挂名是吕后此一女性。故所谓『唐山夫人』背后的本相乃是吕后时才有此『安世乐』。而《汉书》里的『周有房中乐,至秦名曰寿人。....。高祖乐楚声,故房中乐楚声也。』全属伪史扯谈。而《汉书‧礼乐志》的『房中祠乐,高祖唐山夫人所作也。周有房中乐,至秦名曰寿人。凡乐,乐其所生,礼不忘本。高祖乐楚声,故房中乐楚声也。孝惠二年,使乐府令夏侯宽备其箫管,改名曰安世乐。』应更正为:

  『房中祠乐,初乃吕太后刚当权之惠帝二年所颁发也,由乐府令夏侯宽备其箫管,并订名曰安世乐,儿女有增改,东汉所见者十七章如后。』

  《史记‧礼书》或《史记‧乐书》及所有内文里完全未提到惠帝时有安世乐此一主要礼乐事务,不乃太奇异了。或者,一如吾人〈『汉武帝立乐府』系班固《汉书》及刘歆虚构之伪史〉一文所考,西汉末刘歆佐王莽制礼作乐时,毁皇室所存《史记‧礼书》或《史记‧乐书》等。故《汉书》里《礼乐志》等,都荒腔走板,伪话连篇,除非句句考据照实始能援用之外,未有干证者,一概只能参考备注之用。而『安世乐』者,是指惠帝由吕后辅佐之下,能够平安国。或明言之,惠帝二年时帝已心碎不愿亲政,吕后当政之下,于是为庆贺吕家之安,也一并全国之安,于是创此『安世乐』。安世乐内容,除了颂扬其老公刘邦的得全国有祖宗庇荫,于是祭谢祖灵,也彰显全国之安泰,其老公的武功,特别还专颂『案抚戎国。戎狄竭欢,象来致福』之成功,更为嘲讽。刘邦在位时,北方匈奴冒顿单于强盛,刘邦于平城还被围,差一点都被捉住,河山沦亡,亡于匈奴。后来只得和亲。而刘邦身后,匈奴还对吕后有不轨之言,吕后都不得不忍耐,《史记‧匈奴传记》:『高祖崩,孝惠、吕太后时,汉初定,故匈奴以骄。冒顿乃为书遗高后,妄言。高后欲击之,诸将曰:「以高帝贤武,然尚困于平城。」于是高后乃止,复与匈奴和亲。』

  但安世房中歌的第十二章言:『磑磑即即,师象山则。乌呼孝哉,案抚戎国。戎狄竭欢,象来致福。兼临是爱,终无兵革。』

  都与刘邦及吕太后所受匈奴耻辱的实情不合,不乃十分有阿Q精力的自我抚慰的意涵欤。

  三、『唐山夫人』的『唐山』的出处———中山国的唐县

  而『唐山』之名,若非姓,难不成是地名,但查《汉书》,亦并无唐山地名,而却有『唐县』,乃中山国之一县。中山国,即汉武帝时出名的侍中,后晋为协律都尉的李延年的身世死乡。《史记‧佞幸传记》:『李延年,中山人也。父母及身兄弟及女,皆故倡也。』《汉书‧地舆志》:『中山国,户十六万八百七十三,口六十六万八千八十。县十四:卢奴,北平,北新成,唐,深泽,苦陉,安国,曲逆,望都,新市,新处,毋极,陆成,安险。』而西汉中山国即先秦战国时代的中山国故地。在战国末年的《吕氏春秋‧先识》:『中山之俗,以昼为夜,以夜继日,男女切倚,固无歇息。康乐、歌淫、好悲,其主不知恶。此亡国之风也。』颠末了秦的同一全国,到了西汉年间,中山此地仍然是乐户大本营,全地含唐县,仍如旧贯,还出了个汉武帝时出名的侍中,后晋为协律都尉的李延年。房中祠乐的后来增改,与李延年被汉武帝重用时曾相关,即其被汉武帝重用,于乐府里召入很多中山各地,含唐县的乐人,丰硕了乐府的音乐本质,不成是可能,仍是常情。

  其实注《汉书》的晋代的晋灼《汉书音义》里就注安世房中歌里的『冯冯翼翼』作『武帝自言拓境广远安固也』,即认为此中第十一首是武帝自作的。故古代已有学者疑安世房中乐未必全真系如《汉书》里班固所说的作于汉初的高祖刘邦的妾唐山夫人之手。

  四、安世乐的下场———被哀帝罢去

  吕太后身后,汉室中兴之后,此一吕后所立的安世乐,因吕后为建国鼻祖刘邦的皇后,刘家并未对吕后本人有任何清理。但安世乐亦不再重用,于是在乐府里有安世乐尔后来到了哀帝时罢汉沿用秦制的乐府的罢去之时,还被二十位鼓员的陈容被删去十九,剩下一人意义意义,罪名是『不该经法』。至于说哀帝时被萧瑟到等同拔除的安世乐的作辞者,《汉书》糊弄一个『唐山夫人』的莫须有的人物,暗射与女主吕后相关及与李延年增修相关。(刘有恒,2017.04.22初稿于台北)

  送TA礼品

  2017-04-23 05:53

  忠实的斗极七星

  该楼层疑似违规已被系统折叠

  真是疑古到了头!班固有何动机在《汉书‧礼乐志》里造假!若是由于司马迁没有记录,就否认班固的记录,那么你能够把《汉书》撕了。作者提出的几个辩驳来由均是轻飘飘的,信服度不高。

上一篇:汉代的安世房中乐

下一篇:没有了